Understanding Mind Control Among Jehovah's Witnesses
By Randall Watters
Page 50

控制思想的邪教的八點特征


洗腦這個詞在最近二十年左右已經差不多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單詞了。在1961年,Robert J. Lifton 就此寫了一本權威性的書,研究二戰後中國共產黨對美國囚犯精神控制的影響,書名為《思想改造和全部主義的心理學》。

在他書中第22章,Lifton 略述了精神控制的八個特征,可以適用在政治、宗教或者心理上的信仰。這本書現在可以用我們的購買單來購買。

環境控制

“Milieu”是一個法語詞,意思是“環境, 外界”。邪教可以用各種方法控制新成員的環境,但幾乎全部是使用隔離的方式。新成員可以在軀體上與社會分離,或者他們在受懲罰威脅的情況下,被警告遠離世界的教育傳媒,尤其是當它可能驅使信徒們去客觀思考的時候。他們會避免接觸任何書,電影或者是非成員人的陳述,甚至任何人對組織的批評。

在主體組織中,每個新信徒的信息會被細心的保留。所有的人被監視,在組織的思想教育中,他們很少會掉隊或走在太前面。因為它顯示出組織知道每件事、每個人,在新信徒的眼中它是無所不能的。

神秘操作

在邪教中,上帝無形無處存在于組織的活動中。如果一個人因為任何原因、事故或者生病而離去,這些會歸結于上帝降臨了對他們的懲罰。對那些忠誠的信徒來講,天使們一直都是存在的,一些關于上帝如何顯示神靈的故事會講給他們,因為它們是“真理”,這個組織當然就成為了神秘而對新成員有吸引力的組織。

要求純潔

世界被分為好和壞,沒有個人本著良心做事的思想空間。一個人的行為是根據組織的理念而定,正如在教義中教導的那樣。人們和組織被定格為要麼好,要麼壞,根據他們與邪教的關系而定。

罪惡和羞恥的一般特征被用于控制每個人,甚至當他們離開組織後。由于任何事情都被極端化,過分單純化,他們很難明白人類道德的復雜性。他們會逃避所有被分類為壞的事情,同時獲得通過邪教理念的洗腦而得到得純潔思維。

邪教中的坦白

嚴重的罪行(被組織定義的)必須立刻坦白。如果發現與教規相悖行為的將被成員舉報。

通過坦白和自我貶低,邪教成員一般會感到滿足。一般每個人都要坦白自已的罪行,從而在集體中產生一種嚴重的“統一性”。教會也允許他們中的領導在立場不堅定的人中不斷地樹立威性,用他們的”罪行”來鞭策、領引他們。

“神聖科學”

信徒的意識形態變成了對人類存在形態的最終精神幻想。這種意識形態如此“神聖”,以至于不能對它有任何疑問,對領導階層也需要同樣的敬重。信徒的意識形態被所謂的無懈可擊的邏輯所佔據,使它看起來像是真正的真理,沒有任何矛盾的地方。如此一個吸引人的系統理論提供了安全保障。

語言的使用

Lifton 解釋了在談話或爭論的結束部分經常使用的“陳詞濫調類結束語”。 我們都很熟悉六十年代反戰遊行中,經常使用的諸如 “資本主義”“帝國主義”等宣示語。這些詞都是很容易記住的,也很容易表達出來,它們被稱為“不需思考”的語言。因為討論已經結束,不需要其他考量。

在耶和華見証人組織中,“真理”“母體組織”“新系統”“變節者”以及“世間的”等的表達讓他們用審判的語氣評判外來事物,使外來事物成為不值得考慮的人或事。

教條高于個人

不管有多深刻或相反的經歷,人的經歷必須服從教條。邪教會調整他們的歷史,使之與他們的教條邏輯相匹配。人的價值僅僅是樹立一個信徒的榜樣。如果對邪教的意識形態不利,一般常識和感知都會被割棄。

劃分現實

邪教決定誰有權存在,誰無權存在。他們決定誰在正義戰勝邪惡的最後戰鬥中滅亡。領導決定哪些歷史書是準確的,哪些是有偏見的。家庭成員可能被隔離,外來人員可能被欺騙,因為他們不適合在此環境中生存。
 


 

All contents copyright © Los Angeles Chinese Learning Center, unless otherwise noted. Website Hosting and Marketing